铁十字和三叶草

烧鸡夫夫,两湖夫夫,大王宰相。
坑品极差,常年消失。
愚蠢相声,历史错漏。

抱歉诸君

诸位勃普同好们,非常抱歉。
为了提升文力写出更好的鹫鸟,我目前需要淡lof和其他社媒一段时间专心考据……

之前或者之后不管什么渠道想找我唠嗑勃普的同好们抱歉啦,这段时间内都找不到我的😂

也许在新坑填完一半之后才会发到lof上。
新坑大概是史向,历史跨度比较长的正剧。
在此期间请当我不存在😂

请相信我,我会尽我所能的构建出精彩的鹫鸟组互动。
占tag致歉。

国·宝石

注意:1.宝石之国PARO,我对宝石和宝石之国都没有啥研究,纯属乱扯

          2.主CP勃普(请不知道的诸位自行百度勃兰登堡),米英,露中,目前辅CP只有独伊,亲子分

          3.超绝OOC和极度诡异的文风和稀巴烂的文笔属于我,不过要使用此文的宝石设定烦请告知

          4.感谢 @灵√ 对本文设定的大力支持和耐心建议!没有你的鼓励我是绝对不会填这个脑洞的!感谢你,朋友!

          5.是坑。

OK?

设定:

基尔伯特:碳硅石(莫桑宝石),莫式硬度9.25

阿尔布雷希特(勃兰登堡):红石榴石,莫式硬度7-8

阿尔弗雷德:钻石,莫式硬度10

亚瑟:祖母绿,莫氏硬度7.5-8

伊万:立方氧化锆(苏联石),莫式硬度8.5

王耀:软玉,莫氏硬度6-6.5

弗朗西斯:蔷薇辉石(玫瑰石),莫式硬度5.5-6.5

安东尼奥:日光石,莫式硬度6-6.5

路德维希:金红石,莫式硬度6-7

费里西安诺&罗维诺:蜜蜡,莫式硬度2-2.5

                         【莫氏硬度数据来自《系统宝石学》】

【Part 1】 

“布里茨!月人!”

阿尔布雷希特及时地转过头,视线上前方是一个正在极速扩大的黑点。

“搞什么啊!这几天只要我们去哪他们就来哪,月人难不成都是跟踪狂吗?”阿尔布雷希特的搭档,基尔伯特不满地边抱怨边架好大剑准备战斗。

阿尔布雷希特看看他闪闪发亮的搭档,又看看已经清晰呈现形体的月人们,不禁有点愣神。

“喂!布里茨!”基尔伯特眼见他的搭档居然在紧急关头还傻站着,忍不住大吼了一声,“战斗准备啊战斗准备!”说着他上前一步,让自己的后背紧贴阿尔布雷希特的背。

基尔伯特的双手紧紧握住大剑,他全身紧绷,双眼死死地瞪着月人。他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如果下一秒月人发动攻击,基尔伯特的剑必须迅速地保护好阿尔布雷希特和他自己,只有他挡下了第一波攻击,阿尔布雷希特的贵族小剑才能发挥它的优势。

对于莫桑宝石基尔伯特和红石榴石阿尔布雷希特来说,最大的危险就来自突然的巨大冲击。莫氏硬度9.25的莫桑宝石是可与钻石比肩的极硬宝石,但韧度却也与钻石相差无几。简单来说就是最锋利的剑,只要出鞘,要么斩断敌人,要么自己破碎。红石榴石的硬度远低于莫桑宝石,莫氏硬度大约只有7—8,韧性也不怎么地。幸好基尔伯特和阿尔布雷希特也只怕强力暴击,普通威力的攻击根本不会对他们造成什么损坏,基尔伯特甚至可以用身体弹回攻击,既可以对敌人造成二次伤害,又省去了防御的麻烦。正因为二人都有如此强大的硬度,他们的战绩可谓熠熠生辉,去医生那重新黏合躯体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堪称一流,能够与他们相比肩的也只有阿尔弗雷德和亚瑟、费里西安诺和罗马诺了。

无论是工作还是战斗,宝石们一般都是二人一组,若不是什么紧急情况,搭档是不会被拆开的。基尔伯特和阿尔布雷希特就是这么一对搭档。据说他们俩在组队初期两看相厌,谁也瞧不起谁,可是在某一次月人袭击后他们俩就奇迹般地勾肩搭背起来,交情好到可以合穿一条裤子。那件事纯粹是一个秘密,但秘密总是不胫而走,很快所有宝石都知道了莫桑宝石和红石榴石的奇妙旅途,各种各样离奇的猜测也占领了宝石们的茶余饭后。真理刚穿上鞋子的时候谣言早已走了半个地球,基尔伯特觉得这句古话真是实在。他听到的传言一开始还挺正常,到后来渐渐地就越来越偏,于是他和阿尔布雷希特就从“在超大规模月人袭击中互相援救”变成了“在洞穴野战结果月人来搅局”。这差距之大简直像从英雄大片堕落到了里番。基尔伯特刚听到这个版本的时候气不打一处来,径直杀上了弗朗西斯的房间质问他的居心。毕竟基尔伯特觉得宝石当中天天黄段子的只有弗朗西斯这个自称“爱的哥哥”的家伙,不是他还能是谁。

当基尔伯特压抑着愤怒说明了来意之后,那块蔷薇辉石——更加常用的名字是玫瑰石——非常风骚地向基尔伯特抛了个媚眼,大笑道:“小基尔原来是寂寞了吗?莫非是你家那位不够硬?就让世界的哥哥我——”基尔伯特,莫桑宝石,莫氏硬度9.25,暴跳起来把大剑往蔷薇辉石的脑袋一劈,硬生生阻止了蔷薇辉石接下来的满嘴跑火车,“腐烂西斯你是不是活腻了敢说本大爷家布里茨的坏话!本大爷的布里茨再软也比你硬!”莫桑宝石手起剑落,干净利落地切下了蔷薇辉石的头颅。毕竟蔷薇辉石——也就是玫瑰石的莫氏硬度只有5.5-6.5,对基尔伯特来说十分好切。看着弗朗西斯秀美的头就这么粗暴地趴在地上,基尔伯特顿时感觉胸中郁结之气排解一空。反正宝石只需要重新接上断肢就能恢复如初,那下手重点也没什么不行。基尔伯特始终这么认为。反正宝石也不会痛。也正因为这样,尽管基尔伯特的硬度比身为钻石的阿尔弗雷德低,可是论战斗力基尔伯特当仁不让地成为了宝石当中的王牌。对待宝石简单粗暴,因为宝石不会痛也极难死亡;对待月人冷酷残忍,因为月人是敌人无须怜悯。这就是基尔伯特在和阿尔布雷希特成为搭档之前的样子,正所谓“条顿战神”。

基尔伯特在和阿尔布雷希特成为搭档之前和弗朗西斯·波伏诺瓦、安东尼奥·费尔南多是一队,这个队伍的日常是一言不合就提起武器打架,你砍断我的脖子我猛劈你的躯干,断手断脚更是家常便饭。那时他们三几乎每天都要去医生王耀那儿报到,到最后王耀实在是忍不了了,干脆直接闭门不开让他们自生自灭。可是第二天这三个人又被其他宝石看到他们在神清气爽完好无损地互损。事实上软玉王耀是个心慈手软的人,医术精湛,心地善良,作为宝石的特性也是十分均匀,莫氏硬度6.5的他能够应付大多数上门的宝石,而他的韧度极高,仅次于黑钻石,这也使他的自保能力几乎强于所有宝石,绝对不会出现医生自身难保无法施救的倒霉情况,在宝石当中没有比他更适合行医救难的了。那天王耀最终还是不忍心看着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东一块西一块地横尸街头,只好无可奈何地收治了二人,然后不知第多少次发誓再也不会救他们。虽然这连他自己本人都不相信。王耀已经不知多少次地劝基尔伯特收点力,基尔伯特也不知多少次苦笑着对软玉解释都是硬度的锅。毕竟莫氏9.25和莫氏6.5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对基尔伯特来说如果只是轻轻一挥,对弗朗西斯来说可能就是重重一砍。

基尔伯特看着弗朗西斯的惨状,思考要不要叫安东尼奥来收尸。安东尼奥是块日光石,莫氏硬度6-6.5。他整天都是笑哈哈地,石如其名,确实是如太阳一般开朗的人,直来直去,非常热情。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都是神奇的家伙,硬度相差这么多竟然能和基尔伯特这样的危险份子成天厮混在一起,交情不错到就算身体断了无数次第二天都能继续哥仨好。要是换了伊万·布拉金斯基来代替弗朗和安东,他基尔伯特可能立刻就得被迫逃跑。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这里绰号“大魔王”的超危险人物,作为宝石是立方氧化锆,他的别名非常多,比如方晶锆石啦,锆钻啦,但是最广为人知的同时也是伊万最喜欢的别名叫做“苏联石”。苏联石伊万的硬度不赖,莫氏硬度8.5的他属于宝石当中的第一梯队,虽然硬度比不上钻石阿尔弗雷德和莫桑宝石基尔伯特,但要说惊吓力伊万可是当之无愧的宝石第一。试想一下,你正专心致志地忙着自己的事务,一个闪亮亮的大个子突然从旁边冒出来用一张孩童般地的纯真笑容说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这真是既莫名其妙又让人瘆得慌。基尔伯特就深受其害。这苏联石长得跟钻石差不多,要是和阿尔弗雷德站在一起还真的难分辨谁是谁,而他们的性格几乎又是两个极端,极其相似的外挂特性和截然不同的性格特征使他们俩就算日常行事都极容易被不清楚状况的围观群众当成是对方的激猛ooc,因此久而久之阿尔弗雷德和伊万的名声都有不同程度上的损害,他们俩人的梁子也越结越深。伊万是难得的能让基尔伯特在特定情况下落荒而逃的家伙,如果说战斗时的基尔伯特还只是无情而讲效率,伊万在战场上就是以收割生命为乐的魔王。在那个时候理性就对他完全没有作用了,伊万完全不会管队友是否跟得上他的节奏,只要上了战场他的眼里根本就只有猎杀。

而阿尔弗雷德师承基尔伯特和亚瑟,走的是以完成目标为第一位的战斗风格,这种方式强调精确打击,完成任务即撤退,绝不因个人喜好延误时间耽误任务。虽然阿尔弗雷德个人就是“个人英雄主义”的代名词,被阿尔弗雷德学到手的“基尔伯特式”也几乎变了味,但是他对花式虐待对手一点兴趣都没有,这点和伊万完全是不同的方向。伊万在战场上过于愉悦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运用自己的武器让敌人发出尽可能多的哀鸣,给予他们最生不如死的结局。这个爱好从他的惯用武器——一根尖锐的水管就能看出来。水管的出水口原本应该是平滑的断面,却被伊万改造成了极深的锯齿,万刃穿心。

在基尔伯特还没和阿尔布雷希特成为好搭档之前,他的日常有一大部分就是和突然出现的伊万和谐相处。那时候他跑战场的次数和去见王耀的次数几乎一样多,伊万那块苏联石因为闪闪发亮酷似钻石所以特别受月人欢迎,他自己又是个疯疯癫癫的主儿,见了月人就不要命地冲,搞得基尔伯特也只好硬着头皮上。结局一般都是基尔伯特没事,始作俑者伊万倒是伤痕累累,不得不在王耀那儿躺尸。当时基尔伯特年轻单纯啥都没想,直到后来基尔伯特和阿尔布雷希特成了一对之后他才恍然大悟,难不成这苏联石从那个时候就对软玉有意思了?

基尔伯特—硬度超一流的莫桑宝石先生在感情方面一直都很迟钝,就算和阿尔布雷希特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他也一点长进都没有。毕竟阿尔布雷希特—红石榴石先生也不是个浪漫而风流的人。但是这样反而对基尔伯特来说是件好事,毕竟他不需要时时刻刻揣摩阿尔布雷希特的心情。他能和阿尔布雷希特细水长流地生活和战斗,而不是每天都得精疲力尽地维持所谓“恋爱的惊喜”。对战斗狂人来说,没有比这个更让他省心的了。看看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个恼羞成怒一个没脸没皮,天天上演鸡飞狗跳的爱情喜剧。对基尔伯特来说搭档之间这样相处简直会让他精疲力尽,不止基尔伯特,放眼所有宝石里也只有超级坚硬的钻石先生才能受得住这块高傲别扭的祖母绿的特殊关心。伊万和王耀?护理室中的暧昧气氛听起来真是令人脸红心跳不是吗,只要伊万先生每次进医院的时候不是肢体七零八落就更加完美了。

基尔伯特的朋友其实少得可怜,阿尔布雷希特,弗朗西斯,安东尼奥,阿尔弗雷德,也许还能加上伊万,总共用一只手的指头就能数完。当然,和基尔伯特能说上话的并不止他的朋友们。作为宝石中的”战神“,基尔伯特带过不少曾经不擅长战斗的宝石,其中和他最熟悉的当然就是金红石路德维希。莫式硬度6—7,宝石颜色只有黑红金色系,路德维希无疑是个绚丽的宝石。可是与绚丽张扬的外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路德维希是个性格严谨,一丝不苟,而且有时还带有保姆属性的奇妙宝石。路德维希的战斗力其实并不赖,只不过他身边总是跟着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兄弟中的弟弟,一块蜜蜡。蜜蜡瓦尔加斯兄弟——怎么说呢,让基尔伯特来评价,就是可爱,可爱,可爱,以及很可爱。然后最重要的一点是——惊世骇俗的软。基尔伯特发誓他再也不敢按对待其他正常家伙的态度对待瓦尔加斯兄弟了。说真的,你能想象仅仅只是轻轻一拍对方就被你的力量掼到了地上,然后他就碎了一地的场景吗。基尔伯特每次见到蜜蜡兄弟时都会重演一次这样的惨剧,久而久之就连尊敬他尊敬得五体投地的路德维希都对他颇有微词。于是尽管基尔伯特是真的喜欢可爱的东西,他也只能默默地绕着瓦尔加斯走。毕竟他真的不想爱心泛滥一时爽,结果却受到路德维希怨愤的眼神迫害。路德维希尽管平时总是在照顾费里西安诺,在遇见月人时为了保全费里西往往都只能逃跑,缺乏实战经验,但是发起飙来还是很可怕的——虽然对基尔伯特来说他最想避免的并不是这个。“冷酷”如他基尔伯特,也不想因为一些无谓的事情随意毁坏和其他宝石的关系。宝石不会死亡,和他们相处是一辈子的事,一些无足轻重的事自己退让也没有什么不妥,毕竟自己的硬度摆在那里,也确实不好和人争执。可是怀着这样的想法,基尔伯特在与人相处上意外地和平,到了后来他经常被其他宝石请过去当仲裁员调停者一类的角色,这个“和平主义者”的名号也就大有和“条顿战神”分庭抗礼的架势了。对此他的老伙计阿尔布雷希特照旧一针见血地评论道:“真有你的风格。”

而“不好和人争执”的所谓“和平主义者”现在基尔伯特正握紧手中的剑,死死盯着月人,大脑“呼呼”转动,极速计算着最佳方略。

TBC

【勃普】记忆

https://shimo.im/docs/xD8aZg2pjEgWRc45

lof老抽……不得已而为之啦,劳烦各位同好了。

十分感谢大家。

吃惊。所以如果百科说的是对的的话——
那我们的1701梗应该换成维也纳会议梗😅
其实这样也很好吃啊!不止耶拿,还有勃兰降级之耻,不管是对王室、政府还是国民和基尔,都有理由打解·放战争了。

勃兰和普的重大事件年表
1.资料来源百度百科,百度知道,《不含传说的普鲁士》年表。时间以《不含传说的普鲁士》年表为准(手头只有这本书了orz)
2.选了我认为比较重大的历史事件若有错误请轻拍orz
3.欢迎捉虫
4.一方面是我私心想充实一下勃普tag,另一方面勃普早就实锤了不是么(共主邦联在aph本家设定中不就和结婚一个意思了嘛)
(所以打了个cp tag)
5.本来打算直接发,奈何lof说有敏感词orz所以只好用图片发了
6.希望能给各位普厨和对普感兴趣的朋友们提供一些帮助!
7.因为是普的年表所以德二以后与普无关的重大事件都没有收录——